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客服組:
在線客服
QQ:
QQ:
服務時間:
-
搜索

版權所有? 鄭州市磴槽集團有限公司    豫ICP備05012540號     http://www.971813.buzz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鄭州
地址:河南省登封市登封大道北段219號鄭州磴槽企業集團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累計訪問量:360962

關鍵詞:

新聞資訊

>
>
“十四五”規劃《建議》:扎實推進共同富裕 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戰略支撐

“十四五”規劃《建議》:扎實推進共同富裕 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戰略支撐

發布時間:
2020/11/04
瀏覽量

11月3日,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下文簡稱“規劃《建議》”)正式對外發布。

規劃《建議》分析了我國發展環境面臨深刻復雜變化,明確了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還有“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并分領域闡述了“十四五”時期的重點任務,包括科技創新、產業發展、國內市場、深化改革、鄉村振興、區域發展,到文化建設、綠色發展、對外開放、社會建設、安全發展、國防建設等12個方面。

相較前幾天公布的公報,規劃《建議》的內容要更為詳實。比如,在科技創新領域,明確要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新型舉國體制,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瞄準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國家重大科技項目。

11月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對規劃《建議》起草的有關情況說明也對外公布。

據介紹,文件起草組經過認真研究和測算,認為我國經濟到“十四五”末達到現行的高收入國家標準、到2035年實現經濟總量或人均收入翻一番,是完全有可能的。同時,考慮到未來外部環境中不穩定不確定因素較多,世界經濟可能持續低迷,中長期規劃目標要更加注重經濟結構優化,引導各方面把工作重點放在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上。

這意味著,在2019年我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的基礎上,“十四五”末我國人均GDP有望達到世界銀行高收入國家標準(約1.25萬美元),到2035年人均GDP有望翻番達到2萬美元。

未來五年經濟增速如何?

規劃《建議》指出“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包括“經濟發展取得新成效”。

具體而言,發展是解決我國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發展必須堅持新發展理念,在質量效益明顯提升的基礎上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增長潛力充分發揮,國內市場更加強大,經濟結構更加優化,創新能力顯著提升,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農業基礎更加穩固,城鄉區域發展協調性明顯增強,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取得重大進展。

習近平指出,建議稿提出,“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要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這是根據我國發展階段、發展環境、發展條件變化作出的科學判斷。

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會充分體現在未來經濟增長目標制定上。按照慣例,規劃《建議》對“十四五”和到2035年經濟發展目標,采取了以定性表述為主、蘊含定量的方式,2021年全國人大審議通過的“規劃綱要”會提出相應的量化目標。

除了明確未來五年“增長潛力充分發揮”,規劃《建議》還明確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包含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中等收入群體顯著擴大。

國家統計局初步核算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GDP規模達到990865億元,GDP規模首次逼近100萬億人民幣,經濟總量穩居全球第二。另外,2019年人均GDP達到10276美元,首次突破1萬美元。

何謂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需要未來15年年均經濟增速處于什么水平?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按照世界銀行、OECD的水平,到2035年我國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人均GDP大概在2萬美元左右,在現有水平翻一番,這要求未來15年經濟年均增速在4%左右。預計“十四五”期間,我國經濟潛在年均增速在5%-5.5%的區間,中央設定目標可能也處于這個階段。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綜合經濟研究部副主任馮煦明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根據世界銀行2019年的標準,高收入國家的人均GNI(一個類似GDP的指標)門檻值為12536美元,我國去年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在“十四五”時期大概率能夠超過高收入國家的門檻水平。

到2035年基本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接近或超過葡萄牙、捷克、希臘的人均GDP水平。不過考慮到“大國紅利”的因素,屆時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面貌和國家實力將遠遠超過這些國家。另外,基準情形下,中國經濟在“十四五”時期的潛在年均增長率在5.5%-6%之間。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不同機構對未來五年中國經濟潛在增速有不同的測算,但基本在6%以下,大體處于5%-6%的區間。有分析人士認為,考慮到多種不確定因素,未來的規劃應該有彈性,建議將“十四五”增長目標設定在5%左右。

創新驅動產業鏈升級,形成強大國內市場

規劃《建議》明確指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堅持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堅定不移建設制造強國、質量強國、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加快培育完整內需體系,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以創新驅動、高質量供給引領和創造新需求等。

習近平指出,構建新發展格局,是與時俱進提升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的戰略抉擇,也是塑造我國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戰略抉擇。

從具體部署來看,暢通國內大循環、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構建新發展格局,其內涵非常豐富。

包括貫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打破行業壟斷和地方保護,形成國民經濟良性循環;優化供給結構,改善供給質量,提升供給體系對國內需求的適配性;推動金融、房地產同實體經濟均衡發展,促進農業、制造業、服務業、能源資源等產業門類關系協調;破除妨礙生產要素市場化配置和商品服務流通的體制機制障礙,降低全社會交易成本;完善擴大內需的政策支撐體系;以國內大循環吸引全球資源要素,充分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積極促進內需和外需、進口和出口、引進外資和對外投資協調發展等。

在擴內需的手段上,既包括全面促進消費,也包括拓展投資空間。

具體而言,培育新型消費,適當增加公共消費,推動汽車等消費品由購買管理向使用管理轉變,促進住房消費健康發展,發展無接觸交易服務,擴大節假日消費;加快補齊基礎設施、市政工程、農業農村、公共衛生、物資儲備等領域短板,推進新型基礎設施、新型城鎮化、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實施川藏鐵路、西部陸海新通道、國家水網、星際探測、北斗產業化等重大工程等。

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表示,當前阻塞消費的幾大堵點,至少有四方面。第一,收入、財產分配失衡,需要改善收入分配。第二,房地產對消費擠出作用明顯,需要構建房地產調控長效機制。第三,如何提高農村居民收入,來實現全國層面的擴消費與消費升級。第四,教育、醫療、養老等優質服務供給不足,需要對民間資本放開這部分服務行業。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孫立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未來會淡化經濟增長目標,但經濟增速仍然是重要的指標,會影響消費、投資決策,推動中國增長潛力充分發揮,仍然是決策層的底線。世界經濟可能處于長周期的經濟低谷,國內大循環要通過創新創造有效需求,不能只是通過修修補補刺激消費,必須要推動高質量發展。

扎實推進共同富裕

規劃《建議》對改善人民生活品質等方面,也進行了重點部署,明確堅持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健全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扎實推動共同富裕,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

習近平指出,當前,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較大,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任務,但隨著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我們必須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腳踏實地,久久為功,向著這個目標更加積極有為地進行努力。

建議稿在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中,提出“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在改善人民生活品質部分突出強調了“扎實推動共同富裕”。據介紹,這樣表述,在黨的全會文件中還是第一次。

規劃《建議》明確要“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完善工資制度,健全工資合理增長機制,著力提高低收入群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健全各類生產要素由市場決定報酬的機制,探索通過土地、資本等要素使用權、收益權增加中低收入群體要素收入。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完善再分配機制,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和精準性,合理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事業,改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

孫立堅表示,中國要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要打好“普惠”這張牌。部分西方發達國家,頭部贏者通吃,帶來嚴重的貧富分化問題,中國要利用制度優勢避免這種局面。中國擁有4億中等收入群體,借助數字經濟,疫情期間,中國的人口紅利轉化為流量經濟,這是西方所不具備的條件。當前“6億人每月人均收入1000元”,這是目前發展的不平衡,也是未來的機會所在。

花長春表示,中國未來要逐漸邁入中高收入國家行列,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是應有之義。這意味著,未來產業鏈升級的同時,還需要兼顧中西部落后地區產業發展,打通國內區域產業鏈的配合;與此同時,在社會政策方面,財政可能會更多向中低收入群體傾斜,以解決包括醫療、養老等問題。在全球普遍放水、資產價格大幅上漲的背景下,如何縮小貧富差距、提高中低收入階層收入、改善收入分配等,都是“雙循環”新格局下的重要命題。

 

轉載自21經濟網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瑞典二分彩开奖官网 东森时时彩棋牌平台 nba比分网188 36选7怎么玩 香港六合彩外围赌码 韩国彩票45选6规律计算 同舟人网赚平台是真的吗 福彩3d大小奇偶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金龙棋牌手机安卓版免费v9.0下载_游戏吧 广东闲来麻将外挂苹果 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 200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亿客隆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版 球探篮球比分直播